是的,人总是要往前走的,尽管前路已是如预想中一般无趣。
总之在科技还无法造就时光机的时代,把自己困在过去是最无用的选择——无论这个过去有多少无法释怀的遗憾和不甘,甚至再plus一个不具期待的未来。
尽管确实是不可否认的糟糕境遇。

驴之所以会死,是因为面前的胡萝卜消失了,而它没办法后退。
于是看着磨盘里已经造出的纠缠而不能还原的糊,以及原始的等待加工的材料——大概率也会变成无用的垃圾,失去胡萝卜又无法后退的驴,终于觉得应该死去了。

但又不能死去,因为一点微小的、幻想中的、荒诞的祈祷诞生在驴的心中,在死亡的路上设障——自由。
或许,有人会像神降一般,来割断束缚驴的绳,让它远离磨、远离饥渴、远离奴役。

唯有对自由的向往能战胜解脱的死亡之蛊。
尽管自由不会来。
又或者来之自由也不过只是另一个的套索。

但向往无垠,就想无数个夜晚所见的星空一样。

再次求助后的再次放弃

我是有什么大病吗

……

在时间的线上,走得越远越觉得前路无望。
后路也殆尽。
不如纵身一跃。

尽管希望有时候会成为止渴的鸩,但确实,确实,有幻象胡萝卜的驴终究也还是愿意往前的。
最怕无望。
无望就不算活。

刚刚一只蟑螂差点把我送走,嗖的一下爬出来,我整个人瞬间弹出去2米,我的猫紧随其后弹开1米

蟑螂,不愧是你

人啊,还得有点小念想,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想看霸总x御姐

唯一看过的重楼x紫萱还be了
气死

我是一个没有办法处理死亡的人,面对死亡我就宕机了,完全不知道怎么运转。我可以从容不迫地接受永久的分离,也不害怕自己死掉,但我处理不了和我有亲密关系的生物死去,我清晰地知道,死了就是死了,不是什么永久分离,这个生物通向未来的线就此斩断,句号,再也没有了,谁也代替不了。
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怎么才能带着这样没有未来的,无法补救的,突如其来的,失温,冰冷,无法更新的记忆,继续活下去。
我希望我早早死去,我只能当鸵鸟和懦夫。
我甚至连哭泣的生理反应都不会有,好像逐渐凝固起来了。
到此为止了。
只有这样的感觉,到此为止了。
我只希望我能相信,灵魂有归处,在天上,在水下,在任何自在之地。
我只希望我能相信,祈愿,祝福,流泪,而不是,凝固着,毫无波澜地,意识着,到此为止了。

以及,以前b站弹幕多有趣啊,人才辈出,比如op空耳什么虎纹鲨鱼之类搞笑中带着一丝文采,文采里还有点契合主体。比如弹幕的交流也很温柔(记得看古剑剧情向视频的时候,说到阿翔,就飘过一条搞怪弹幕“阿翔是男鸟”,接着飘来一条蠢蠢弹幕“前面男鸟是不是搞错了,是公鸟吧”,然后终于来个明白人“男鸟就不说了,前面公鸟似乎也有哪里不对啊啊啊,难道不是雄鸟么”……之类
那个时候哪会去想网线那头的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公知还是五毛,是人还是狗,放到服务器里不都是o和1么,呈现出来的就是能让人笑一天的快乐
真怀念啊,那个时候快乐真的很简单
现在不行了,硝烟四起,挖坟掘墓,难搞

就突然顿悟了“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你这话”
当尽可能打破所谓的信息茧房时,突然有一天就,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感觉已经被深渊污染了,一去不复返的熵增过程

突然就受够了微博的观点输出,你方唱罢我登场,今天因为a事件站在左边的人明天可能因为b事件站在右边,今天因为有共鸣而关注的人明天可能就放个大雷,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每个观点是理所应当不容置疑的,很坚定,也很没法沟通,最可怕的是自我反思一下,发现自己也是这样的,有些想法已经无法改变了,任谁说都没用……就突然很累,什么都不想看不想接触不想了解。
讲真,已经渐渐忘了很早以前上网的初衷,就是找同好,看吐槽,看猫,看画,看有趣的事物,大笑,开心,期待。
现在真的不行了,发现自己满身g点,压抑着被踩雷的不适感,强迫自己去接受不同,但真的很难受,一点都不快乐了。
突然发现,即是是亲近的家人朋友也不好轻易地进行观点输出,至少在大方向上保持一致就能维持很不错的关系,也很少会对每一件ab事都争论不休,生活里这些都是可以回避的,到了互联网上却把面纱撕得干干净净,也不管交谈的礼貌了,也不管关系的远近了,一言不合就争个你死我活,我自己也不能幸免。
现在上网就是,好累,好累,好累。
二三次元都开始很累了,精神的休息之所已经快什么都不剩了。

我现在倒是觉得,那种只给你钱的都是大善人,真别谈感情,感情就是廉价得连个屁都不如,放屁还特么知道臭呢,感情是个什么玩意,悄无声息的要挟凶器罢了。

我真的处理不好亲密关系,甚至害怕,甚至想逃跑

在没有暖气的南方,1℃的气温下,一只烤火的猫可以睡成什么蠢样:

我也想起一件事,有一天我看完话剧出来,当时出来还沉浸在剧作的情景和氛围里面,特别开心,然后边走边塞上蓝牙耳机听歌,自个回味着,突然一男的就上来说了个啥,我耳机是降噪的,没听清,就拿掉一只问他说了什么,就听他说:“你知道附近有宠物店吗?”,我想了一下发现我不知道,而且我很纳闷他为什么不用地图APP,就回他“我不知道,你可以用电子地图找找。”然后我就带上耳机准备走了,结果他又说什么“你有宠物吗?“我觉得莫名其妙以为是传销,就摇摇头走了,与此同时又听他说了个什么,当时一是带上耳机没听太清,二是脑子还没完全从话剧里走出来,就没反应过来他在跟我说话,直到我走了一段路,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居然说的是“这里有一只单身狗(指他自己),你可以领养我吗?”
就,讲道理,对着陌生人说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土味情话不觉得很冒犯吗(某些男的可能真的不觉得,还以此为荣),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就让我觉得吧,有些男的真的很像随时随地发情的狗逼。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