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说,杨庆和的小蝴蝶酥味道不比国际饭店差,有空就带点回来。于是,从虹桥巴巴赶到徐汇,一头扎进长龙。
戴着降噪耳机,还是能隐约听到队伍里老阿姨们的对话。站我背后那位,约了小姊妹一起,排队的四十分钟里嘴没停过,从杨庆和莫名火了起来,一直讲到哪哪的叉烧比哪哪的叉烧好但是狮子头和糟猪蹄“一般性”。
小窗口旁站着一位阿姨,看我买了不少,问:小阿弟侬迭个票要伐?伐要送拨我好伐?
这是给自家小孩攒发票的。以前在光明邨买油爆鱼、在第一食品买零食,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阿姨或爷叔。客气得很,看我手忙脚乱,还会帮忙抻抻袋子。
春天快过去了,梧桐絮漫天飞舞,在路边堆积。明天,它们会被扫掉,给新掉下来的腾出位置。
这样想来,这一段碰到那些应该难过的事而没有难过,应该高兴的事而没有高兴,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走在宛平南路,走在阳光里,在口罩后面保持微笑。

魔都快闪。移动仍然不行,用酒店WIFI上来瞧一眼。

多抓鱼上买的几本二手书,隔着塑料薄膜看挺新的。没舍得马上打开,过几天缓过劲了去新家住两天,看通宵。

七点半到办公室,开了一个例会,分别约谈了三个公司的负责人,还整理了书架。我,现在,上班人群陆续到达之际,恢复职业摸鱼人设。

换台。这二位好像是在给他们家刚过世的狗搞纪念趴直播。。。

我了个去,这俩孩子是在公共卫生间直播的吗?浓浓的快手味

ins直播都是些啥啊,除了一两个走路的一个轰趴的其余全是闲聊天,视频会议即视感。。。

手机宽带都是移动网络的坏处是这两天上嘟嘟得按出国办理。即使这样,嘟嘟速度也远比ins之类慢。

一般来说,喝了小半瓶烈酒后,最好还是严重低估自己的杂耍能力。比如倒立,比如宽距俯卧撑,等等。

MD脸太疼了。

左手一次性手套啃卤猪蹄卤猪尾,右手夹菜端酒杯,然后添酒的时候把ARRAN的软木塞掰断了。呆了几秒,果断用筷子把瓶嘴里那段戳进酒里,估计会损失3毫升。。。

一人食的愉快

平日里再怎么五光十色风生水起,始终感觉隔了一层。也不是说那些不是想要的,就是。。。这个可以有,但获得感并不大高。

比较喜欢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挑几个喜欢的播客选题或一本好书,泡一壶茶或拎一瓶苏打水,点一支雪茄,露台坐定,在微风里发呆。

就像现在。

喝罢第一杯,有点渴,拖了个1.1公斤的八喜出来㧟。猛然想起昨天刚立志干掉春节以来那三四斤膘,含着勺子楞在当场。

今日怪奇物语:
波兰例行作死,俄罗斯称再来就搞你丫的。(是想叕一次证明有胆量同时惹德国俄罗斯然后被碾压得稀碎还能重新站起来?)

昨日央行(?)有人说手里有比特币,今天BTC大涨。(套现?)

汪海林登黄河楼发图被虾粉骂没文化。(黄鹤楼表示并不想卷进来)

网红店深圳开张排号到40000开外。(深圳人民应重新背诵十二字圣训)

无名乐团鼓手变身灭爸。(这爹是法纪问题这女儿是人品问题)

山西某校学生会干部雨中训话体罚自己站屋檐下。(我坚持不招学生会干部是有原因的)

暂时想到这么多。喝酒去。

比较不解的是她想告诉班主任的其实就两件事,一张条子也能写清楚,但是她不,就要写四张。难道是打算等班主任回复了粘在一起凑一个对话框么?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