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结婚就是结婚,偏偏强调男娶女嫁,女人一辈子没有归属感,未嫁时被当做早晚是别人家的,嫁了也是别人家来的,可怜。
男人啊,小时有老娘,大了有新娘,却从来没有懂得家人是谁并会爱惜尊重她们。
远离男家的媳妇会幸福些,最好是让这个小家庭独立,能支持就支持,能也闭嘴少管闲事,不能就更要shut up go away啦。
一个观察。

总公司2月1日正式上班。
我司初七上班。天师说和领导申请了下午4点下班,领导没说什么,于是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现在很多麦当当肯德基选择和商场共用厕所甚至就完全没有厕所,非常可惜。

食堂没开门。
决定溜达到门口吃麦当当,人少。

我想元宵之后再上班。
不习惯广东的拜年要红包的习俗。

masonlin boosted

朕一直都觉得这片土地对待女孩子们无比恶毒,以前是这么觉得,现在还是这么觉得,以后会不会,看他们愿不愿意有点人性了

又这么大的风,能吹走万物。
是不是要搞个风能发电了啊。

6000多步,在支付宝捐步,翻倍了,也才0.22元,微信有2.88元。也差太多了吧。

嘎嘎嘎,在穗多年的莆田老乡,说的莆仙话,更难听懂了。
霎时间搞不懂是不标准的粤语还是莆仙话。

果然是装修的时候,插座没有预留好,总有够不着的地方。

屋里的WiFi到不了天台。
初步设想是,用网线连接路由器。家里路由器是一拖二,可以拆一个直接用,买条网线就能解决。
但拉上去需要人手帮忙。

楼下的邻居一回来,大家就知道了。
一是脚步声特别重,咚咚恨不得大家都知道。
二是用45°角开着防盗门,问题是他的门与楼梯台阶是垂直的,就是让人上不了台阶,并且还喜欢在台阶上放东西。之前是沿着墙根放了很多5L的水桶,都摆到另一个邻居的门口,还好几天,说了还不收,那邻居上楼晾晒的时候表示很恼火,后来找了业主反应,那人才收了一部分。
三是喜欢天天到天台晾晒东西,晾满天台,不带晾衣绳晾衣架,把温和的邻居,那个老先生,都气得专门说了他家一次。

麦德龙plus会员卡费不少,收银员总爱推销。
有次在宜家遇到问卷调查,和山姆相关。以为做了邻居的两家要会员卡打通呢。

感觉去宜家总要买个雪糕再随便拿个小玩意,必须不能单纯逛一圈。
可惜新宜家的很多捷径还搞不清楚。

我娘说,拜祖先也分情况,平时鞠躬就好,有好大件事才跪拜的。

表姐夫打电话给我爹,大概亲自通知儿子结婚的消息。
想起我大舅妈来,也就是他岳母。
我们平时叫舅妈是“阿妗”,我真的不是很喜欢她,还有二阿妗。但她估计是几个阿妗里面最幸福的。想起这个大阿妗的往事。
表姐夫当时和表姐在外做生意,因为自己妈也做生意,孩子交给岳母来照顾。当然,给生活费也给工资的。结果大部分费用都是大阿妗花了,比如给孩子的营养费还有买的点心都是她吃了,也不怎么着家照顾孩子,孩子吃的是剩稀饭没菜,南方的大冬天也没穿几件衣服。但表姐夫妇在外并不知道。
大阿妗的丰功伟绩不少,也是对外如春风,对内看菜下碟。非常嫌贫爱富,对儿媳妇也是。大表哥娶了家里条件好的表嫂之后还要靠岳家做生意,她屁话不敢说,当然似乎也不爱。二表哥条件不好,二表嫂家里也没那么好,前几年家庭经济不大好,很受大舅妈的看不起,前几年二表嫂做了些生意,还在县城买了房,大舅妈好像能说她几句好话。结果不久前二表嫂生意出事了,和二表哥承担了,由于在她名下,她进了监狱。
大舅妈说挺好,家里就不用负担她了。
二表嫂肾不好要透析要吃药,大阿妗当她是负担想要甩了。
好在二表哥和表姐夫是一样,是有情义的人,赔钱求谅解,等她回来。

隔壁楼的邻居又在高声唱歌了。
这几年三五不时会听到,一直以为是和楼里的某个邻居一样,是脑子有点问题的。
上次疫情封控在家,大家都在天台干活,她老公隔空夸我们的木香蔷薇等好看,问他们要不要,他们想要,就剪了一些送过去。
老先生非要拉着我要聊天,说我的邻居是个神经病,还说下面的那个邻居有点问题,又说自己邻居也有一个是神经病。我以为他说的神经病是那个唱歌的,于是就是社死现场,他老婆在一旁表情很奇怪,他就问我唱歌会不会影响到我。我就反应过来了,说倒不会,因为听着是像是练歌的,好像志气那也铺垫了说听人说而已。
说实话,有时候真的很像脑子有点问题的在唱歌,不是很像练歌,他还说自己隔壁邻居有个疯女人。我真的会以为他说的疯女人就是唱歌的那个人。

第四季新出来的那一批鬼,演员就是原来那批嘛。

Show thread

想看冯宝宝还有王也,不要碧莲这个主角反而无所谓。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