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构思一个变态的情节,一个好人被反派残忍杀害亲人,终于黑化,经过不断努力达到超级反派的阶位,把之前的反派抓了过来,当着小弟的面开一个炉子,反派绑在凳子上用刀把他的肉一片一片的剐下,听着敌人的惨嚎涮火锅吃,吃了几天几夜终于死了。。。。

我一直觉得我老家乡下村里挺重男轻女的,但长期观察下来发现好像不太一样,比如以前不发达的时候基本上资源是往能读书,会读书的子女身上倾斜,亲戚家就是这样,两个弟弟让出资源给姐姐读书,不能读书,也不想上学的基本上就是外出打工,供家里能书读的比较好的上学。到现在基本上不存在这种情况了,不说义务教育和社会发展起来,大多数人都有共识,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读书。

还有就是子女多的家庭,父母要在子女结婚前给盖房子,一般都是一栋楼,父母一定都会给每个子女留好房间,但是出嫁的女孩只有房间的使用权,而没有宅基地的分配权,农田也是差不多情况,但越来越多家庭也会把农田分给出嫁的女孩子(如果嫁的不是太远的话)。

大聚餐吃饭分桌,只按喝不喝酒分,未成年人一桌。

目前就想到这几点

唔。。。几天没上来猫站了,薅了百果园的羊毛上来想得意一番,没想到有人在袋鼠生日时搞事情,并且被一些大脑没发育好的小瘪三打成肖战粉丝。

有些猫站的盆友和袋鼠还挺气愤的,在我看来真没必要,因为这些垃圾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完全就是脑子没发育好的低等生物嘛,跟这些听不懂人话的低等生物有什么可交流的呢?连骂他们的兴趣都没有,理他们一下都算是输了,有那时间我拉一泡屎都强

百果园买了88,双十二搞活动减20,农行信用卡减25,农商行信用卡减15,看到店员惊讶的表情。。。我是不是太会过日子了。。。

听着窗外传来的琴声,我不禁沉思,我多久没碰过我的钢琴了呢,多久没吹过笛子了呢,又有多久没有弹过往昔心爱的吉他了呢?就连听音乐都很少了,在KTV以往能一直唱不停的我,某天发现点首歌都费劲,忙碌的工作和柴米油盐,让我无暇思考,让乐器蒙尘,激情不再,这就是老了吗?

最近的我→得到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社工库数据)却资质平平(毫无SQL经验的普通人),终日参悟但进展缓慢(打开社工库数据的方式不对),又不敢把秘籍放出来,怕官府和帮派(被脱裤的互联网企业)追杀。。。

要是能搭一个呆叔那样的古籍搜索网站,有个强大的搜索引擎就好了。。。。

闲着无聊,用最近泄露出来数据给自己查了一下,结果拔凉拔凉的,什么在用的手机、QQ、微博账号等等都泄露得一干二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数据库都是仅有个人信息,不包含密码的,因此我的密码可能没泄露吧。。。。

但是泄露了也没关系,现在各个账号的密码我自己都不知道,都是软件随机生成的16位密码,只有通过指纹才能使用这些密码

“我小时候被性侵没人管,长大以后做鸡做狗。”
“我以前就讨厌我父母。但我以为他们只是单纯地讨人厌而已。原来他们那个叫十恶不赦啊。”

这是今天看过的最震撼的文字,以平淡的,仿若旁人的口吻记叙自己的不幸,把自尊扔在地下任人践踏,好像她只是一具空壳,我想也许很多年前她就死了吧。底下是一群道德指责,人格侮辱,恨不得生啖其肉的无聊观众,真是魔幻现实。

下午做了个梦中梦,梦中的梦里我停车在一个饭店门口,一个醉汉走出来拉开我车门,以为是他的车,我骂了句神经病,他突然掏出把枪朝我开了五六枪,然后把我吓醒到了第一层梦里,到处和别人说我做了个梦,被人开了五六枪,结果梦醒了,发现自己做了个梦中梦

借贷宝,这个有些陌生而又熟悉的词,今天又一次进入我的视野。翻看了泄露公民隐私,发现有2016年泄露出来的上百位女性受害者的裸贷资料,包含了性视频、裸持身份证照片、身份证正反面、学生证、大量裸照、本人及家人的手机、微信、QQ号等。。。而这个作恶的垃圾贷款公司今天还活得好好的,真是讽刺

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当时的在校大学生,这种借贷公司筛选年轻漂亮身材好的女性贷款者,以各种手段要挟被害者拍下裸照或者与其发生性关系,大致有以下两种情况:

1.要挟贷款人发裸照、视频或者与其发生性关系,否则不放款,受害者急需钱财的情况下就会就范。
2.贷款人无力偿还高额本金、利息后,贷款公司通过黑社会催收人员进行要挟,俗称“肉偿”,要求与指定人员发生性关系,这样就变成了变相的强迫卖淫。

今天微博手机绑定泄露的数据库终于被放了出来,我原来以为只有前几年微博泄露的数据库,打开一看,好家伙,各种公民隐私的数据都在里边,一共44g,包括了76w条的车主信息,千万级的公安户籍和顺丰地址,5亿条微博手机绑定,4亿QQ绑定、贴吧绑定等等。。。

同事电脑坏了,让我帮她装一下系统,我真是特别不愿意干这种事,纯粹浪费我的时间;但是你要直接说我会装,但我不想浪费时间,那完了,同事可能就此对你心存芥蒂;你要是拍着胸脯说没问题,非常乐意效劳,那你人就十分虚伪。。。

视频剪不出来,没思路,烦躁,上来吐槽一下工作。

早上听到狗吠我跑出去一看,一个摩托车骑手一边站着骑摩托车,一边东张西望,闯进了生活区,我居高临下大吼:诶!你干嘛的?!
他找了半天才发现我在上头,“没干嘛,我就看看。。。”
我一听明白了,可能是骑行瞎转悠的,门岗的俩保安不知道死哪去了,居然能让人给进来,“你怎么进来的?!”我接着问。
“我看门开着就进来了。。。”
“没看到门口牌子上写着啥吗?‘军事禁区’啊!什么地方都敢乱进,趁部队的人还没发现你,赶紧走!晚了被当成间谍就不好玩了!走都走不了!”可能那人被我气势吓到了,唯唯诺诺的说“现在走。。。”转头骑车就跑。
事后问保安,他们出去了看了一会热闹,留了个可以容摩托车过的缝,那辆摩托车上来时他们也骑车在后面狂按喇叭,但还是给冲了进来。。。
每年都会遇到这类事情,一些老头老太太游客找荒山野岭爬山的,突然遇到条水泥路,就会沿着路过来,还要求保安开门让他们进去看看,我都无语了,门口“军事禁区”几个大字都没看到么。。。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中国的荒山野岭藏着些什么。。。

这顿午觉睡得真是舒服,做了个清明梦。梦到掉一颗很高的树上,四周的枝干还是枯朽的,我只能背着,反抱树干,随时掉下去摔死,这时听到我爸在附近说话的声音。心想太好了,可以打电话求救,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既然是做梦,怎么会摔死呢?于是松开双手,结果瞬间就站在了平地上,然后跑过去找我爸,打算和他说我发现了这个世界虚实转换的规律,结果梦就醒了。。。

南方人到北方的必修课:打雪仗,方式→由北方同学将其活埋。。。
我读书那会,想象中的雪仗就是双方站一定距离,捏好雪球礼貌的互扔。结果第一次参加就惊呆了,我北方的同学一群人嗷嗷叫着打群架似的冲过来,把一脸懵逼的我扑倒在雪地里活埋,最后把我拉出雪堆时,手上都结冰了,整个人冻傻了,一个星期内手指都是像被开水烫过般火辣辣的疼😣

我喝多了不一样,别人断片我却清醒得要死,精神上清醒,身体上还是会受到酒精的影响。。。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