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學堂門口的合歡花開了。
八期第一學期的課程結束了,感覺時間過得有些匆忙。
兩週一次,早起坐公交,看著城市的太陽升起,草木華秀實落,好像都很熟悉,好像又很陌生。
夏秋間是老家的颱風季,小時候住平房,一下雨井水就往上漲,與特別大的時候,井水在井口伸手就能摸到。
颱風天風雨交加,沒完沒了,那種潮濕和悶熱想起來都還會有不舒服的感覺。
有次淹水,在外婆家,從四樓陽台欄杆把腿脚伸出去,瓢潑大雨,下面是水流湍急,天地間好像只有水、水聲裡我都不見了。
腳上的一隻塑料拖鞋掉進水裡,被水流一下子帶走,忽然覺得我也會那樣,某一天就離開了,去往哪裡也全然不知。
雙手緊緊抓著欄杆,生怕不小心打滑,又是如此惜命。
《知北遊》裡說:「人生天地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有時候希望不要太倉皇,卻也明白這並非人力所能及。
想起以前做過的一個夢,梦中的世界在崩塌,天空像老化的牆皮一樣,一大片一大片地剝落,城市也在陷落,死傷無數、焦土、战火、血河、哀嚎,有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說:「補天吧。」

· · Web · 1 · 1 · 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