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今天还在唐豪塞门的另一边。

跑步时路过药店,上了秤。胖了八斤!怒,疾跑五公里。归,小可爱建议晚上吃钵钵鸡。欣然同去。

我飘了,开始在群里喷人了。也不算喷吧,算诊治网友的前列腺因为装逼而发炎的问题。鲁迅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可还是要救人不是。医者仁心,专治良心。

在一点点删掉互联网痕迹,每到这种时候,都有一种剥离记忆的痛楚。我知道有些记录的话,删掉再也没有印象,再也不能通过网络找回。琐碎的、愉快的、痛苦的,都会变成一张白纸,一片虚无。

大家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个已婚渣男,每进一个群都会加所有的小姐姐,遍地撒网,重点捞鱼,刚开始会和你正常聊天,后来就慢慢变得不正经,急吼吼的想和你面基,其实就是想骗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加你了,同意一下。

昨天跑了三公里,晚上梦见自己胳膊里有一颗子弹,疼得我喊叫起来。真的好疼啊,不知道为啥胳膊这么疼。今天还跑。

拟古咏史打油一首

已合八荒更谁及,又向长生问太虚。

仙舟不待归来日,封棺早共鲍鱼车。

我现在觉得讲三观讲思想啥的都是虚的 废那劲儿呢 从来不都是谁厉害听谁的

这个夏天,对我做出最诚恳的保证和承诺的人莫过于西瓜贩子们,无一例外,他们也都伤透了我的心。雨水多的夏天,想吃个甜西瓜怎么那么难。

我从早上一口气睡到现在
我觉得我是个吸血鬼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