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好几天,咬牙洗漱完躺在床上,反而不能立刻睡着,头晕得像在海上,不戴眼镜看着天花板像在看梵高的画,模糊扭曲转圈圈…

前后走来俩大爷都深情高歌“岭上开遍呦~映山红”,我还有点疑惑,走到广场就懂了,阿姨们跳舞曲伴奏是这个。于是穿过广场,情不自禁我就“夜半三更哟~~~”

深夜,突然打开卫生间的灯,一只黝黑巨大的蟑螂趴马桶盖上,我看着它,它对着我,我尖叫了,它逃窜了…

突然想起一首歌,好久没在网易云歌单里听到了,掐指一算,微博一搜,果然是台毒…

昨晚接到96110的电话,说我接到诈骗电话,我没放心上。今早民警就来敲门,严肃问我是否上了啥网址,接到诈骗电话,涉及刷单啥啥啥。我…没有啊。然后我一看民警提供的网址,是“嘟嘟”。此时此刻只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又没啥印象。民警进门,给我普及了半个多小时的诈骗犯罪的几种操作。然后我才想起来,嘟嘟???嘟嘟????猫站????于是赶紧刷个猫站压压惊。

咋说呢,就为蒋劲夫说过话的没一个好东西。没有 一个 好东西。

哒工 boosted

老娘散步顺手摘了野黑莓,路边的野兔,无风的海边,路过的火车。

(今天海边草丛里有一群人好像是baby shower 啥的活动跑来拍集体照,接近20来人,有孕妇和小孩谁都没戴口罩,太大意了。 以及后面路遇三个sb 迎面而来一边走路一边点大麻抽,臭死了。)

昨天拍到的照片,开场国际歌,但社畜没有选择。

头发更少了,胡子更长了,我要偷我爸的刮胡刀用了。

已经累一天了,虽然知道是心疼我,但还是不想听到“明天不要去上班了”或者“干脆不要回家了”这种话,一句简单的“辛苦了”就阔以了。而且比起“几点了还不洗澡睡觉”这种话,还是不要理我让我放松点。

我奶奶一只耳朵聋另一只半聋,昨天俺爹和我说:客厅里正吃着饭说着话,奶奶突然撂下碗筷,噔噔噔跑去房间看电视了,说听到电视机里杨乃武和小白菜开始了,我都没听到声音(虽然我爹耳朵也不太好使),平时凑着耳朵说话都听不清,客厅和房间隔挺远,杨乃武和小白菜的声音怎么就听得到,饭也不吃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巴巴坐在床前看电视。看了两集以后心满意足。
晚上我回家还拉着我聊剧情:哎呀,那个姐姐滚钉板,看着就疼啊。明天还有两集可以看!

我奶奶看古早情情爱爱的电视剧(春天后母心,哑巴新娘这种),有时候会问我和我说:这是台湾的吧?不像中国的。有时候看到明星唱歌,也会问我:这是谁啊?台湾香港还是中国?肯定是很爱国的,更加没有分裂中国的意思,只是很多时候她一个顺口称呼的问题。就很多事不是那么极端的。

物质或精神,总得虚荣一个吧。

之前找我谈话我还以为是怕我辞职,给我画饼。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么个谈话。改天再去献个血小小庆祝一下。

Show thread

昨天稀里糊涂被抓去开会,正发着呆,就听到啪啪啪啪啪啪鼓掌声,我也赶紧跟着鼓掌。散会后听人道恭喜让我继续努力,愣了一下悄么么打听才知道是会上宣布我已经是入党积极分子了。虽然离真正入党还早,但还算是有点高兴。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