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今天是去镇里搞分户的。
然后因为我爹并没有房子可以分我而失败。
我爷爷都走了20+年了,房子都还在他名下,好像之前(15年)过户也没成功。
🤐🤐🤐🤐🤐🤐

。 


今天去镇里办事,没办成,然后我爹带我去看了他的一位朋友,或者说我爹喊他师父来着。
潘师傅是我爸那些朋友里难得我挺喜欢的人。
老潘大概大我爸十几岁,退休前在镇广播电视站工作,我爸跟他学的修电视,当年我家那台25寸大彩电还没被嫌弃时,要修了,我爸就叫上老潘;当然,其实看起来他俩都不会修彩电。
老潘大概前几年还骑辆摩托,这几年才换成了电动三轮;老潘爱出去玩,以前也有几次他带我爸和我出去;后来我爸买车后也偶尔叫上他一起出去。
老潘在我看起来是那种,有智慧,但又很幽默的,老头儿。
虽然年纪大了,腿脚也没以前那么好了,但今天见到,那骨子幽默劲还是没变。
(主要是不油腻

说到洞洞孩…
就想起了一双洞洞孩走天下的胖露。

想 要 甜 甜 的 恋 爱

想 有 人 来 暖 床

刚在微博上看了一个央视讲北京三号线的片子。
就想着建成后一定要去东四十条站看看。
另外也解惑了军博站一号线换九号线为什么要走那么久了,原来是一号线下方有个含水层,为了避开这个含水层,九号线下移了很多。

今天这考试,
经济基础部分,我感觉还是有过的希望的;
知识产权部分呢,虽然拿不到满分,但感觉过应该没问题。

我寝大妈告诉我,管吃不管住。
😂 😂 😂

昨晚的梦 


之前说要去南方,然后昨晚是,梦到了,寝室大妈?
好吧!
去问候他一下吧。

首先是巴黎公约和PCT条约,还包括里斯本协定这种。
而且很多都签的很早。
RT @bmajw: 发现,朝鲜在知识产权领域倒是很积极的样子。
签了很多协约协定的,而且还有些是中国都没签约/缔约的。

发现,朝鲜在知识产权领域倒是很积极的样子。
签了很多协约协定的,而且还有些是中国都没签约/缔约的。

另外,某大姐这几天扔给我好多案子。
我怀疑她在pua我,给我造成一种,他们很多案子的感觉。
🤔🤔🤔

昨天看到商标里的反向假冒,我是一脸懵逼的;今天再继续看,好牛逼啊。
市场垄断地位的经营者,扼杀新生潜在对手的手段。😤

才发现,从前司跑路时,虽然把所有的已完成案件资料都拷回来了,但是忘记把未完成案子的资料给拷回来了。。。。

昨晚的梦 


昨晚梦到回家,然后家里给安排相亲。姑娘来的时候,我正在家里洗东西,一个大概是类似包的东西。
看起来,正常用,(不是自己用的情况下),是不需要洗很干净的,然而我是要自己用,犄角旮旯都洗干净;
然后她就说,不用洗那么干净啊,我说我自己用,过了会她又说不用洗那么干净啊,我说,我!自!己!用!
后来好像又问了机会,我就被烦醒了。
🤐🤐🤐🤐🤐🤐

从申请到驳回,总共用了四年半时间。
(学生都毕业了,
(黄花菜都凉了。

噢。随手查了下。
我之前那个答复到第五次审查意见的案子,被驳回了。
害······

专利许可中,被许可人可以无效这件许可的专利么?
🤔🤔🤔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