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我爸值班守那些抽叶子的时候什么心态,有年轻人也有女性,所里要留人,他们晚上还会犯瘾,偶尔会跟我讲讲出警的事情,也有过不下去自杀的,街头斗殴的,想到我爸在家没事就躺着,随缘烧饭,然后骂我手机不开机哈哈哈哈。

天睿 boosted

下午放学之后,晚自习之前的间隙,操场的角落,羽毛球室的背阴处,是属于我们狼人杀群体的专门时段和专门地块。虽说跨班级,大家都是考场上过命的交情,桌游场上自然也放得开。全盛时期三局游戏可以同时进行。以核心玩家为基础组建了这个地下桌游群,狼人杀,刺杀苏丹啥的,都玩。周末节假在群里一呼号,学校旁边的小咖啡店就能坐满一半。桌游玩家又以九班最多,高三的某一天,他们班主任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加进了他们的班级群,大批九班亲友逃难至此,桌游群就承担了一部分九班班级群的功能。后来临近毕业,前来宣传招生的学长学姐们又加进来一批……可能是桌游场上拼杀管了,这帮人吹起水来那是每个边 :pq2:

但我真的不社恐,不喜欢人多是一回事,社恐是另外一回事。

刚到大学我连班上的同学都没认全就跑去一个我每一个认识的人的社团打狼人杀。

我大三的时候那些学长学姐都毕业了,数面之缘还挺想他们的。

我最近跟我妈吵架,然后跑到附近网吧生闷气,跟我爸打电话,跟我说别在外面呆着了,饭都没吃,回来吃饭,别想不开。

可能是在局里值班,偶尔会换班看几个抽叶子看押的,多看了些世态炎凉。

高中班一个群,跟死了一样,没一个人说话,打破这份宁静。

我现在觉得,12个人的桌游,对于人数要求确实太高了。

有点恶心了,浆浆这个名字,不如江江,欸。。。

高中毕业,我哪也没去玩,和朋友网吧开黑,那个网吧不要钱,生下来网费吃盒饭,什么也不想。

揣100块找桌游店打狼人杀,唾沫横飞,可以碰到附近三个学校的人一起玩。

今年真的是出去玩也没玩几天,一堆糟心事,我狼人杀9人阉割版都拉不到人。

2020真有你的。

确实挺没劲的,我妈有时候理解错了,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我什么也不想干。这就是我想干的。

有人想玩狼人杀吗,我求了一圈了...有一个算一个

脑子里面最近总有一个声音
把我杀了

有时候有个信仰了就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支出

我觉得我不需要心理咨询,我妈需要。

天睿 boosted

BBS,论坛,贴吧,以前的互联网是为了方便你找到自己的同类。而如今的互联网信息爆炸(更多是机器产生的垃圾信息),已经很难了找到那种知音感了。互联网不是更方便了,而是更混乱了,特别特别考验信息检索能力...人们也越来越少于互动了(或者是我老了)

如果有一种东西可以将悲伤埋葬,那一定是笑容。

愿蓝天与白云与你永相伴,哪怕在人生连绵阴雨天里,也不要忘记,这薄凉尘世那不灭的温暖。

看飞驰人生的时候,沈腾演的张驰对赛车说了一句,是奉献。
最近总是在跟大家聊工作挣钱,读硕读博,路越走越窄,但当我真正回想起那无数个夜晚,在面对图纸的时候,无法入眠..那是我的牺牲,是我的奉献。

最近想了好多事情,高兴的想哭,人生要走到下一段了,那机遇与挑战我们应当用热血去迎接,过去的也与我同在他成就我,未来的还没有到来我成就他。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