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今晚一直拾掇微博,删的删,备份的备份。
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尤其是在长毛象呆了有两个月后)一些明显区别。
我在微博被愚蠢绑架的何其厉害,过去我在微博的所有发言,没有一条发言不是矮着头,缩着脖子,畏畏缩缩,遮遮掩掩,闪烁其词。想说的不敢说,想转的却要照顾傻逼的心情。
我总是在用一双犀利的眼睛审视自己,这双眼睛就是那些控评热评、“意见领袖”的化身,他们尖刻,尖叫,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对所有的事情都看不顺眼,对所有人都轻慢,趋炎附势,唯热度流量马首是瞻。
塑料的毫无疑义的对话,没有观点的短句口号,无数人活成传声筒,容器人。活成政治和资本乐于见到的,屠宰场里嗷嗷直叫、彼此撕杀的牲畜。

Pinned toot

谁都知道现在是阴云密布,可是谁也没有办法了。却忘了当初一句一句“维护”,一点点的“认同”。
拼命读成功学最后成了唯利是图的小人。
口口声声叫嚣达尔文主义、黑暗森林法则结果美梦成真,现在哪里不是奉行丛林法则,哪里没有恃强凌弱。
路见不平,只是围观,受害者被掐着脖子,还要查找受害者是否完美。
正义被泼了屎,说恸哭的人是圣母。
好人一个个都孤独的死去,说好人人傻钱多,活该死绝。
越是厚黑的理论越是爱不释手,越是阴谋越是眼馋,恨不得自己上去翻云覆雨。人人都有心机,人人都要害我。跪在权力的脚下的人何其之多,个个五体投地的参拜,当初皇帝爬泰山的心都没这些人诚挚。幻想着哪天自己也是皇帝,要打仗要三宫六院要群臣跪拜。又或者做皇后,要独一无二的爱情要宫斗要干涉内政。
终于发现喂大的贪婪怪物,开始啃噬所有人了。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大饥里的百姓,吃观音土吃到四肢干细,肚子滚圆的人。是下个雨,黄河水泛滥成灾,黄土盖的房子和田地黄牛都没了的百姓。是修长城耗干力气,还要用尸骨堆砌长城的百姓。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有的人到此时还嘴硬,说自己没有干过,是别人干的。
互联网可是为芸芸众生记录的,真相从不撒谎。

Pinned toot

我觉得运气很好,又回到文字的世界,这一次看到的更多。因为经验和思考足以理解了。而我也在写。阅读和书写,两个极为罕见的事情我同时拥有了。

就,我最近一直在举报一个账号,关注了“幼童”“幼女”“萝莉”甚至是恋童方面的东西,但是又看这个账号还关注被性害的未成年人的心理,之后又给一个“恋童癖没做事就没犯法”之类的话点赞,最后我看这账号的职业写的从事东西幼儿教育………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ಠ_ಠ boosted

说到社交能力,我现在比我大师兄还弱,就如果没人跟我说话我就不说话,瞅都不瞅,今天师兄都说我了,我能咋办,我去摔打自己吧!

ಠ_ಠ boosted

看到初中为人不咋地的同学穿着警服的自拍,心情复杂。

ಠ_ಠ boosted

对不起
困倦加眼瘸,愣是看成了
“我哥要和我表哥相亲”
突然梦回十年前的耽美

ಠ_ಠ boosted

现在上黑格尔这课感觉挺好的,真的。老师今天用谈恋爱的例子来谈普遍—特别—个体的三个环节,“渣男就是嘴巴上说嘛,我要找完美的爱情,那我就要找遍整个森林,这就是普遍性阶段;然后我接下来就觉得还是不行,我换来换去要找一个吧,我就找一个,那就是特别阶段;最后就是我真的找到了,那么这就是个别阶段了!”.......行牛逼。

ಠ_ಠ boosted

就,我们习惯做概念分析语词分析,问点绝对阶段是啥意思,老师双拳在空中高举紧握,等不及同学问完这个问题,等不及其他同学解释,他已经忍不了就要炸了,“你们不要去揪术语了,你们这样下去会疯掉的!我曾经就是这样!不要这样!”.......

ಠ_ಠ boosted

我跟我室友,一张床两个被窝,我半夜迷迷糊糊被冻醒,发现她抢走了我的小被子平铺在她身上,她自己的小被子被她踹到了脚底下。

ಠ_ಠ boosted

我是普通人,我恐绿,在大街上看见戴小白帽大胡子的,下意识的离远点,我尽量不买绿认证东西,不想让绿拿着从我这挣得钱买砍我的刀

ಠ_ಠ boosted

察言观色这个,小朋友很早就会了。如果他在玩什么,看到你在笑着,就觉得你在支持,他会玩得更开心。有些事,他自己没感觉,但是看着你笑得很开心,他也会跟着开心,以后会开心做这件事,或者做这件事逗你开心。
如果他做某件事,看着你黑脸,他会怕。但有时他可能很想做,就会偷偷地小心翼翼地带着被骂的惶恐去做。
(养小孩真是费神)
(我只是路过)

ಠ_ಠ boosted

赶去下一个面试。
应该赶得到的。
上午那个面试,也还行吧,没啥好多聊的,就了解了下薪资,反正这行都差不多。
环境还不错,没有HC那种老气横秋的感觉,毕竟这家老板年纪也不大。
只是这有责任底薪的工作量,我好久没一个月写那么多案子了,有点怕完成不了。
(最近几年写案子少是因为做了太多的OA答复。

ಠ_ಠ boosted
ಠ_ಠ boosted

有些老师给本科生上课春风化雨,和蔼可亲;一旦面对自己的研究生,呵,还有两幅面孔呢

ಠ_ಠ boosted

我就是一个期愿。
希望我老了一身老菜皮的赘肉,能穿着比基尼去沙滩浪
而不是有人跑来说你要裹好你自己

当代是经济资源分布不公啊,跟生育率低关系不大,转移视线的老招数了,割韭菜也不是这么割的。百姓经济上去了,自然会生,用不着社会割。
你们看过那个图钉状的什么基尼系数吗?
张家有财一千万,九个邻居穷光蛋,平均起来算一算,人人都是张百万。大家可以看看自己兜里有没有百万。
不兜底,有的人上百亿,有的人没有一千块。都是在爬滑梯,不站在玻璃顶层上的,就别看不起谁不努力,拼命努力再加个一时运气好,运气不好再努力也是一样的,就跟攀爬没有防护的滑梯似的,不注意,一溜烟儿摔死了。
现在闹不就是想给滑梯加个防护,坡度不要90度那么陡,攀爬的过程也不要那么滑嘛。

因为女性只有在公司才有产假,她不上班,怀不怀孕,公司在乎?所以可以讨论一下为什么女性只有在公司才有产假(福利,社保,基本工资,假期),最简单的说社保+基本工资好了。
然后再想象一下,一个不上班的女性怀孕的情况。我相信这个比例绝对比入职即怀孕的要多。
然而公司不在意,所以hr不在意,广大的社畜不在意,互联网也不在意。她们又在干什么呢?她们又是怎么怀孕生活的呢?她们的经济来源是什么呢?她们会遭受什么家庭方面的倾轧和压力呢?
人都说穷地方容易出刁民,因为生存太艰难了,所以不得不牺牲很多去抢一口粮食。我想如果广大妇女衣食无忧,真的会怀孕了还折腾自己去上班?败人品道德?干这种损事?就如今的情况,还想把妇女赶回家。我是很害怕,女德班已经有了,裹小脚还远吗?

ಠ_ಠ boosted
ಠ_ಠ boosted
ಠ_ಠ boosted

我今天看黑格尔的感觉就跟看小说差不多,就很难像看论文一样抓到问题,因为处处都是问题。老师这学期一开学说我们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也许要向黑格尔寻求帮助,也不知道要寻求什么帮助,王权、行政、立法都改改?

ಠ_ಠ boosted

认为别人的付出理所应当,这是种剥削。

ಠ_ಠ boosted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