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姑,我伯,我爸三个加起来一百六十岁的人了,现在还在争我爷爷奶奶的宠。我和我妹十几岁就不这样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有金矿要继承呢。

可笑吧。但是更可恨的却是爷爷奶奶他们的教养方式,对孩子只会指责或者漠视。

我要是(万分之一的可能)结婚的话,一定不选这种家庭出来的。我妈过得太苦了。

朋友和恋人是不一样的。我虽然很幸运的有一个N观相合,彼此了解非常深刻,时常有默契或者共鸣的朋友,但是不能做恋人,因为我们都不能对彼此负责。
那就还关系本来的样子吧,他说的。
深夜中还有一人相伴,足矣。

做小鼠实验的是不是都会被咬?
我好害怕啊啊啊啊啊啊

自己都不懂怎么给别人讲懂。
就像博物馆里指着展品介绍给孩子念的家长一样,除了喧哗有个屁用。

喜欢那些系统简洁丰富不会经常报错崩溃的人,我是老AI没错了

一直觉得自己挺佛的,结果竟然是个高敏感,除了11每条都中??

突然感觉远远闻咖啡味有点像雾霾味???

Aria boosted

母亲的前半生————一个女儿对家庭的审视 

我的母亲60年代出生于一个不发达地区的农村,按照通常的规律,她的人生轨迹是上到初中,打工,结婚,生孩,然后等待终老。

幸运的是,母亲有个思想超越时代局限的爷爷,这位英年早逝的祖辈坚信教育是成人之本,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要尽可能地接受教育。
因为战乱动荡,姥爷没有机会好好上学,到母亲这一代,终于有了学习的环境。为了让孩子们专心上学,姥姥姥爷无论多困难,都几乎不让他们干农活,宁愿花钱雇人进麦地。舅舅们努力了几次高考依然落榜,只有母亲一考即中,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

姥姥姥爷顿时高兴坏了,村里也兴奋,敲锣打鼓好几天。一个女孩不只会做饭洗衣,也是能够考上了大学,给爸妈长脸,光宗耀祖。这个可能性让其他村民开始考虑自己女儿的前程。

姥爷带着母亲在城里商场买了做新衣服的布,一条丝巾,一双猪皮皮鞋,一辆自行车和一块手表。
母亲至今记得那双猪皮皮鞋有多硬多磨脚,但她当时那么开心,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欢迎她和她的未来。

然后是正常的上学,毕业,分配进一家国企工作,遇见我父亲(同样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然后结婚生女。

在我的记忆中,那些年过年走亲戚,姥爷给不熟的亲戚介绍我妈,句式都是:这个我家老二,上了XXX学校,现在工作当干部了。
姥姥姥爷自豪于女儿的成就,连重男轻女的思想都淡了,母亲成为兄弟姐妹里最有话语权的那个,我成为姥姥最爱的孙女。

因为爷奶极为厌恶我的性别,我由父母两人亲手带大,双职工家庭有很多艰难的时刻,我也因此学会不给父母添麻烦,再加上我是一个热爱看书和CCTV10的小孩,水、食物、书、电视备好,他们反锁完门就能放心出门办事。
父母除了我,其他时间便忙于工作,和评职称。
母亲有时候会被派出去学习一两个月,父亲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在阳台上洗自己的白衬衫,晾干熨好,认真计划周末亲子活动,给我穿一身他觉得洋气(现在翻照片简直被丑哭)的衣服去动物园,拍很多他觉得我很可爱的照片,因为我喜欢自然科学,给我买科普实验玩具当礼物。
他无法摆脱生长环境造就的大男子主义思想,但因为妻子也要忙工作,加上受过的教育和亲子之情,他努力承担应该承担的那部分家庭事务。而我母亲,在与他发生矛盾时,也敢硬碰硬,气急了转身拉着我去职工宿舍住,完全没有过忍气吞声的念头。

我以为一切会永远这样下去,爹忙了妈带我,妈忙了爹带我,两人都忙了我自己玩去。

事情转变发生在我小升初那年。父母再三考虑前程后,一起辞职到新城市安家落脚,全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能由于陌生的环境和未来的不确定性,母亲对于找新工作这件事有些退缩,两人商量时,父亲说既然你现在没准备好找工作,那你在家待着看孩子也行,我一个人赚钱养家。母亲同意了。

我相信他们当年做这个决定是善意和平等的,是互相体恤的结果。但后果就是,两个人都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考虑到没有收入后的母亲没有安全感,父亲将家中所有财产都放在母亲名下,并且至今还是,但安全感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得来,她开始在家庭生活中找能够控制住的安全感。
她一天打扫两次屋子,容不得一丝灰尘,定下种种奇特而严苛的规矩,要求我穿衣服只能先穿胳膊,开门只能用左手,吃几口菜配一口饭,睡觉用什么姿势,放学回家稍晚几分钟就四处打电话……
与此同时,她的朋友们因为要工作,也没时间专门找她聊天,渐渐的,母亲朋友越来越少,社交圈越来越窄,她越来越习惯于一个人呆在家中。

找工作?我相信她想过很多次,但有过长时间家里蹲经历的人都知道空闲的时间越长,越发胆怯不敢重入职场。不断重复且没有技能性的家务磋磨掉了她的专业技术,她的进取精神,一次次加固惰性。

一次退缩,变成了次次退缩。

爬坡很痛苦,但顺坡往下溜就轻松多了。母亲在下溜的同时,我的父亲也在顺坡溜,从另一个角度。

他的事业发展的不错,工资从月薪制到年薪制,但他离家庭越来越远。人性就是这样,坚持做自己不太乐意的事情需要大量的意志力,一旦有了理由,自然很容易高高兴兴地放手。

五六年时间,父亲就从经常做饭洗衣照料孩子的丈夫,变成油瓶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翘脚大爷。

即使母亲指挥他干家务时,也会感觉不好意思,仿佛她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

她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控制欲越来越强,家庭生活越来越不愉快,父亲因此将时间和精力更多放在工作上,离家庭生活更远了。
两个人就这么恶性循环下去。

母亲吵架时特别爱提离婚,在某一次琐事引起的吵架中,母亲大喊:我要跟你离婚。
父亲:好,离就离
母亲:你净身出户,给我滚
父亲:没问题
母亲停顿了一刻,说:你还要给我还房贷。

我爸本来处于愤怒状态,忽然就笑出声,笑声里的嘲讽和轻蔑我隔着一堵墙都能听出来。

其实房贷有很多解决方法,比如把我的房子卖了,或者她把房子卖了,和我住,但问题核心已不在于房贷应该怎么还。

母亲在那一刻完全透彻地明白了她当家庭主妇都失去了什么,如果说之前她只是隐约感觉不对劲的话,那天她看明白了。

母亲一直上班也许也赚不了什么大钱,成不了什么大人物,社会上只会多出一个中层干部或者一个中、高级职称的技术职工,但她会和以前一样学电脑技术,看专业书,写论文,有能进行深层交流的朋友和同事,成为父母和村子的骄傲,成为其他农村女孩的榜样,相信自己能靠自己的才能在社会上获得一个遮风雨的屋檐和饱肚子的饭。

这才是真正安全感的来源,稳固而自信地自我认可,完备的人格和尊严。

有人说,你们批评女性当家庭主妇的是不是社达,是不是在剥夺别人自由选择的权力,是不是恃强凌弱,是不是怼不起制度就怼弱者。

我想请她思考几个问题:
1.当社会上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在上班,家庭主妇权益被维护的可能性大还是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在当家庭主妇,家庭主妇权益被维护的可能性大?

2. 在当下依然重男轻女,热衷接男宝的中国,大部分适龄女性她的选择“自由度”到底有多少,她做选择时真的完全出于对自己前程命运的洞悉,而不是周围人的压力和引诱吗?当她后悔时,她还有退路吗?

3. 啊,制度制度,又谈到这个。制度仿佛是一个万能的词,在所有的讨论中,似乎只要改变这个,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那么要怎么改变制度?是期待着某天忽然有个从各个角度都完美维护女性利益的政策从天而降,各级各部门也能一板一眼完美实施吗?
我们要靠什么?
靠占重要比例的女人大代表,女政协委员,女大法官,女检察长,女警督,女部长,女将军,女商人,女院长,女总理,女主席来有可能让利于女性权益的制度产生。
靠基层中层大量的女警察,女军人,女公务员,女检察官,女法官,女媒体工作者等所有女性工作人员来保证实施。
这些人怎么出现?
是去当家庭主妇就能突然坐进权力的中央吗?
是正做着饭,突然冲进一伙人说,我太尊重您了,您饭做的真好,现在您必须去当厅长,不当我们急眼吗?

当然个人的选择我们拉不住,也没资格说,但千万不要让“当家庭主妇完全OK没问题,自由选择不容置喙”成为这个还在初级发展阶段时代的女性听到的美好谎言,我们还远远没到能“自由选择”的时候。
尊重这个词真好听,真正确,但尊重从哪里来?是我们所有人咣咣咣磕头谢罪,大喊一万遍我尊重家庭主妇,家庭主妇就真能获得尊重吗?

没有坚实的基础,搁那儿盖什么空中楼阁呐?

我的实验!呜!
连续五个人工作汇报到现在,小老板还在精神奕奕地提各种问题。。。我脑子已经不转了

真的好讨厌别人学我啊,虽然不能说干这些事情就是我的专利,但是看着他学就是很讨厌。。。我是怎么了吗?

在熬苹果酱,热气腾腾的糖分果然能带给我巨大的幸福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