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让人哄着用京东白条买了袋大米,回家还说不清楚,要不是我看了她手机,这几块钱就等着利滚利去吧,呸。

楼下小卖部买东西,老板跟人正聊天,那人问他:你十九就结婚了,怎么二十四才生孩子?老板说:我倒是想,那也不中啊,十九也不让生啊。我就想,十九,自己的人生还没整明白,怎么能担负得起一个新的生命呢?还是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好,别他大爷的一天天见到小小年纪无知无畏生了孩子,睁一眼闭一眼,就差在旁边咧个大嘴岔子摇旗呐喊了:生得对!生得好!及时雨啊!今儿中午吃饺子,正缺你们这捆韭菜呢!这叫什么事儿啊。

前段时间我妈又在说生孩子的事,还有生育率低都是我们这些人不肯生,我一般也就把这种话当屁放了,从来不回应。她那天不知道哪里出毛病,又哭又闹给我闹说是我将来没人养,死了没人祭祀。我说我现在挣钱将来就有钱养老,况且死都死了,谁管来不来拜祭你啊。她说人死了都有灵魂,没人祭拜多凄凉啊,我说那我死了就把遗体捐了当大体老师呗,在医学院里有灵魂还能和其他的大体老师聊天,还能看看学生上课被吓惨的样子,多开心!

我爸说吃转胎药的是精神病脑残👀

为了看那个离家自驾游的阿姨下回了抖音,真的好厉害。不仅能自己剪、录视频,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准备物资和工具,还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感叹这样的人被禁锢在家几十年太可惜了,这种动手和领悟力不管在哪行都能很出色。我这种身强力壮还勉强算跟得上潮流的年轻人想想自驾游过程中的难处都望而却步,实在很难不佩服阿姨…
评论区还有很多年纪相仿但也被家庭禁锢的姐姐和阿姨们,纷纷表示羡慕,但因为各种原因难以脱身,说着:“我是出不去了,我们就跟着你看看世界,钱不够了就随便卖点货,大家都会支持的。”
唉。

ps:阿姨已经从成都一路游玩到云南了,下一站去西双版纳,整个人精神头都不一样了,气色都好了很多,还有点胖了2333

刚刚听说,我一在成都读大学的亲戚一个月生活费5000块,他父母一个月才能挣5000+。他父母跟我妈借钱,我妈说一个月生活费5000块钱太多了,1500就够了,他父母说:现在孩子都是比吃比喝的我家孩子怎么能受委屈? ​​​

办公室社畜们想在35岁之后去从事体力工作,但实际上是很难做到的。年轻时没有体力活的身体基础和肌肉记忆,中年后再干体力工作(不是自己搞几块菜地的休闲玩法),健康会消耗得非常快。自古以来要温和地弄死知识分子,都是送到农村、矿山里干重体力活。

长大后的人生好艰难。

洗鼻壶真是鼻炎患者的福音啊,刚刚感觉鼻窦疼死了,爬起来用洗鼻壶洗了一下,洗出一根好长的猫毛😂

如果孩子真的才一岁,那这个案例恐怕应该是个刑事案件了。半瓶降压药啊,一岁孩子能自己吃下去?

恐怕这个奶奶是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吧。——新中国这十多年的倒退,坏人们老了,还是封建保守思想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好多所谓传统就是因为穷。比如大约十年前在豫北某乡村婚礼上看到的“倒毡”,从新娘子下车开始,五六个青壮汉子扛着两大块红毡,轮流铺在通往新郎家里的路上,务必保证新娘子的鞋底不踩上泥土。当时太年轻,张嘴就问:为啥不用红毡把路铺满。还被长辈教训,说这是当地最高的礼节。
刚看到亲戚在朋友圈发了自家孩子结婚典礼上的照片,已经是用红毡从停车的地方直接铺到家里了。

我有点难过
我昨天才知道
我高中期间一直蛮喜欢的女同学
在高三吸毒了,高三有两个礼拜没来上学的原因是后背被人砍了一刀
我记得她曾经和我说过,她新教了
她说她只是好奇,进去坐了一会儿,就哭出来了。感觉到温暖。于是就信了基督教
我和她不算熟,只是点头之交
我觉得她从小跳民族舞,就很有气质。她长得还漂亮,还擅长理科。就算是高三她旷课还吸毒,她依旧是化学课代表。一个化学课代表,她当了三年。
好可惜啊
我问我同学她最近怎么样
我同学: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真的太可惜了

毒品绝对不可以放开。只要开一道缝,就会有嗜血资本硬挤进来,用金钱开路,把门越开越大,最后不可收拾。现在的大麻CBD产业就是这样,决不能让步。

美国俄勒冈州现在已经将少量持有海洛因非罪化了,但名义上贩毒依然违法。问题是瘾君子都不抓了,警察还有心情去抓毒贩吗?

逍遥丸真有用,我还以为我要去看心理门诊了,逍遥丸把我拉了回来,虽然心情还是不太好,但是没那么难受了,温突突地 :mh:

Show more
猫站

本站是Mastodon猫站实例。略略略。。。:-)